<option id="2auom"></option><sup id="2auom"></sup>
<acronym id="2auom"><center id="2auom"></center></acronym><acronym id="2auom"><small id="2auom"></small></acronym>
<acronym id="2auom"></acronym>
<acronym id="2auom"></acronym>
<sup id="2auom"></sup>
<sup id="2auom"></sup><acronym id="2auom"></acronym>
<rt id="2auom"></rt>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作品 >> 散文 隨筆 雜文 >> 內容

勞動布/瀘州.左劼

時間:2014-05-19 17:43:37 點擊:

  核心提示:車窗外的建筑工地上,藍色的身影在烈日下來回移動,短小的影子,似乎在敲著十二點的時鐘。藍色是那些工人衣服的顏色,是粗糙的勞動布的顏色。 去年年末的一個清晨,我在進行年終“大掃除”時,在墻角里拖出了一堆臟亂破舊的勞動布,確切的說是父親的工作服。我用加了洗衣粉的溫水泡了許久,有些斑跡終無法洗去,反而又給衣...

車窗外的建筑工地上,藍色的身影在烈日下來回移動,短小的影子,似乎在敲著十二點的時鐘。藍色是那些工人衣服的顏色,是粗糙的勞動布的顏色。

去年年末的一個清晨,我在進行年終“大掃除”時,在墻角里拖出了一堆臟亂破舊的勞動布,確切的說是父親的工作服。我用加了洗衣粉的溫水泡了許久,有些斑跡終無法洗去,反而又給衣服添了幾分陳舊。末了,看著這一堆讓我無力以回的勞動布,也只好晾起作罷。

父親同他年紀相當的大多數農村人一樣,識字,會讀書看報,但談不上有文化。有強健的身體,但沒有一門絕活。他們年輕力壯時,正值改革開放,這些似乎注定了他們的漂泊流浪。二三十年來的漂泊,父親的行跡已布滿大半個中國。在西北荒蕪的礦山上采過礦,在東南多雨的大海邊捕過魚,在東北茂密的叢林中伐過木,在西南酷熱的煉鋼廠煉過鋼,還在許多城市建過房。沒有文化,自然吃不了“清閑飯”,沒有技能,只有靠身強力壯。像一個沒有盤纏的旅行者,在家的日子像暫住幾天旅店;又像一個被故鄉拋棄的浪子,只有歲末年初才會打起回家的行囊。陪他一起漂泊的,除了那一卷被蓋,便只有這一身藍的叫人沉悶的工作服。就是這一身勞動布,裹挾著他強健的軀體,下過幾百米深的礦井,翻過叢林密布的山野,煉過不計數的鋼鐵,漂過許多漁場。于是,這身布有了煤的黑、樹的脂、汗的臭、魚的腥,任我用再多家鄉的泉水,也洗不凈這身衣裳。

父親喜歡自由一些的工作,他不喜歡工廠嚴格的管理制度,所以他也就只有在不同的體力活間換來換去,而衣服依舊是一色的勞動服。從故鄉到千里之外的工作地,他穿著那一身藍布,或站或坐或走,來回奔波著。倘若他新剃了頭,看起來和勞教出來的人并無兩樣。工作服一套套更換著,歲月如書一頁頁翻過,最初他強健的身板穿起來“有模有樣”,而今,他略顯遲緩的動作和不再筆直的軀干,早已不堪歲月的沉重。

父親漸漸老了,在家休息的時候也換上了像樣的衣服,但在他臥室的行李箱底,總有一兩套陳舊的勞動服。不知何時起,父親喜歡一個人抽著煙發呆,不時還輕聲嘆氣。高中時我受政治老師的影響,一味地為改革開放的緊經濟成就歌頌贊揚,但每次我回家提到這些問題,父親總是更加沉默,倘若是在飯桌上,他便更加大口地喝酒。

那年暑假的一個晚上,我和父親在看夜間新聞時發生了爭執,我一度強詞奪理、滔滔不絕,等我的長篇大論平息了,父親深深地吸了一口煙,然后徐徐吐出煙霧,緩緩對我說道:“你還年輕,許多事不要那么急性子,許多問題還要多動腦筋思考”,接著又深深地吸了一口煙。那藍瑩瑩的煙霧,在空氣中緩緩上升,變化出許多奇怪的形狀。一個飛蛾飛過,把那些形狀吹得四處飛散,父親的頭在那煙幕的背后,眼睛直直盯著食指和中指夾著的大半截劣質煙頭。而離他不遠處墻角里的電視機正在播放著某省夏糧的豐收、人均收入的增長。靜默中我輕輕摸回房間睡覺。深夜,迷迷糊糊中聽到了父母房間的爭吵,細聽幾句像是為借錢的事,我豁然明白,原來父親一直愁我的學費。

此時,我反感別人把父親這樣的人稱作“農民工”,他們年初在家種下莊稼,大半年又在外地務工,農民和工人的活他們都做了,卻討回了一個兩不相屬、找不到身份歸宿的稱呼,并不是他們有意要背離土地。年初,父親又要外出了,可漁場的船主不要他了,礦山的電話打不通了,當年一起煉鋼的老鄉也不來找他了,他只有去工地打雜或留在家鄉修路。他真的老了。他逝去的青春,半輩子的漂泊,只剩墻角的一堆破舊的勞動布。失落的夜晚,父親總會在窗前吹起短笛,吹起他僅會的幾首曲子,有《十五的月亮》、有《九月九的酒》、還有《小白楊》。

不覺中車已到站,走出站口,天空一片蔚藍。遠處未完工的樓頂,又有藍色的身影,他們從哪里漂泊至此,又是多少孩子日夜守望的父親?蔚藍的天空映著藍色的身影算不算答案?迎面吹來燥熱的風,我縱步踏入來往的行人。

(備注:“留守兒童”是近年才提出并受到關注的,我是一個在長大時不知道自己是“留守兒童”的兒童。我無比的敬重父親和像父親一樣的人。)

作者:瀘州山人 錄入:瀘州山人 來源:原創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網站地圖 | 在線留言 | 信息交流 | 網站投稿說明
  • 瀘州作家網(www.hn-ft.com)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錄
  • 主辦:瀘州市作家協會 站長:楊雪 總編:李盛全 名譽總編:剪風 副總編:周小平 羅志剛 總編室電話:(0830)2345791 法律顧問:劉先賦
    地址:瀘州市連江路二段12號五樓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備108081號
  • 涿州| 六安| 潮州| 日照| 兴化| 包头| 内蒙古呼和浩特| 铁岭| 承德| 娄底| 巴音郭楞| 仁怀| 嘉峪关| 保定| 安徽合肥| 长兴| 常州| 潜江| 防城港| 芜湖| 红河| 宝应县| 柳州| 溧阳| 秦皇岛| 昌吉| 绍兴| 百色| 临汾| 茂名| 南通| 铜陵| 台南| 仁寿| 昌都| 仁寿| 山南| 济源| 济南| 通化| 岳阳| 阿勒泰| 福建福州| 黄石| 改则| 西藏拉萨| 资阳| 阿里| 吉林| 长治| 芜湖| 铜川| 贺州| 廊坊| 沛县| 儋州| 苍南| 钦州| 驻马店| 张掖| 防城港| 海拉尔| 武夷山| 济南| 潜江| 齐齐哈尔| 博尔塔拉| 内江| 沛县| 泰州| 临夏| 陇南| 定西| 兴化| 淮南| 曹县| 淄博| 垦利| 吉林| 海拉尔| 兴化| 普洱| 榆林| 桂林| 南平| 衡阳| 绥化| 绍兴| 崇左| 益阳| 白沙| 阿克苏| 临猗| 安吉| 广西南宁| 浙江杭州| 开封| 阿克苏| 普洱| 张家界| 郴州| 东台| 龙岩| 石嘴山| 澳门澳门| 贵州贵阳| 张家口| 大兴安岭| 厦门| 大连| 株洲| 恩施| 台北| 永新| 营口| 辽源| 赤峰| 佳木斯| 鹤壁| 通辽| 日喀则| 德阳| 定安| 衢州| 邹平| 德州| 临夏| 衢州| 淄博| 新余| 日照| 澳门澳门| 长垣| 诸暨| 宿州| 广西南宁| 湖州| 海南海口| 池州| 新疆乌鲁木齐| 保定| 迁安市| 金昌| 东方| 库尔勒| 咸阳| 简阳| 桂林| 济南| 沧州| 咸阳| 台州| 大连| 南平| 象山| 河南郑州| 阜阳| 丹阳| 宜春| 黄南| 台山| 迪庆| 馆陶| 吐鲁番| 肇庆| 库尔勒| 扬州| 阜阳| 榆林| 锦州| 鹤壁| 普洱| 呼伦贝尔| 东方| 鹤岗| 吐鲁番| 黔南| 来宾| 垦利| 海北| 乌兰察布| 顺德| 铜川| 牡丹江| 定西| 三亚| 辽宁沈阳| 和田| 东方| 吴忠| 泗洪| 延安| 任丘| 东阳| 青海西宁| 燕郊| 东海| 台州| 白银| 五家渠| 张家界| 深圳| 张家界| 正定| 秦皇岛| 苍南| 云南昆明| 玉溪| 三亚| 龙口| 正定| 永州| 潜江| 神农架| 铜川| 岳阳| 曲靖| 鄂尔多斯| 建湖| 基隆| 衡阳| 广元| 内蒙古呼和浩特| 红河| 黔南| 马鞍山| 娄底| 桂林| 灵宝| 燕郊| 牡丹江| 燕郊| 达州| 惠东| 澄迈| 大同| 安岳| 乐平| 海西| 临沧| 景德镇| 吕梁| 汉中| 保亭| 慈溪| 贺州| 百色| 儋州| 如东| 广饶| 台中| 周口| 牡丹江| 红河| 洛阳| 白银| 大庆| 阜新| 三亚| 武夷山| 东海| 垦利| 陵水| 厦门| 海东| 单县| 玉树| 宁德| 垦利| 三明| 巴彦淖尔市| 甘孜| 偃师| 宜宾| 苍南| 定西| 楚雄| 灌南| 大庆| 昭通| 桐乡| 滕州| 诸暨| 泰州| 五指山| 巴中| 潜江| 丹东| 温岭| 长兴| 宜春| 双鸭山| 日照| 甘南| 福建福州| 韶关| 迪庆| 淮北| 马鞍山| 白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