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2auom"></option><sup id="2auom"></sup>
<acronym id="2auom"><center id="2auom"></center></acronym><acronym id="2auom"><small id="2auom"></small></acronym>
<acronym id="2auom"></acronym>
<acronym id="2auom"></acronym>
<sup id="2auom"></sup>
<sup id="2auom"></sup><acronym id="2auom"></acronym>
<rt id="2auom"></rt>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作品 >> 散文 隨筆 雜文 >> 內容

秋收‖張從彬

時間:2019-08-27 19:34:44 點擊:

  核心提示:“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绷⑶锴昂,正是西南地區收獲水稻的黃金季節。今年,照例利用年休假的時間趕回老家幫助父母收割水稻。 水稻的收獲,從田間地頭到谷倉,需要繁復的工序,在一定時間的積淀后才能完成。對農人來說收獲水稻講究“天時、地利、人和。...

     “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绷⑶锴昂,正是西南地區收獲水稻的黃金季節。今年,照例利用年休假的時間趕回老家幫助父母收割水稻。

      水稻的收獲,從田間地頭到谷倉,需要繁復的工序,在一定時間的積淀后才能完成。對農人來說收獲水稻講究“天時、地利、人和”。

     “天時”,就是大好的晴天。就拿最近坊間人們談論最多的“秋老虎”來說,一般人覺得又曬又熱,實在討厭,但對收獲水稻的農人來說甚是喜歡。雖然在收割稻谷的時候頭頂烈日,饑渴難耐,但是收割回來的稻谷正需要在烈日下反復晾曬才能夠盡快去除多余的水分,以便長期貯存。如果陰雨連綿,沒有太陽,對收獲水稻的農人來說,那才是災難。收割回來的稻谷不能及時去除多余水分,時間一長很可能霉爛變質。因此,“天時”尤為關鍵。

     “地利”主要針對稻田所處地理位置、環境而言,這是先天決定的,很難改變。平原地區農人占盡 “地利”。平原稻田地勢平坦,交通便利,便于大型聯合收割機作業,大大提高了水稻收割的效率。對于山區的農人來說,沒有“地利”可言,稻田依山而建,高低起伏,靠大型機械幾乎不可能,但小型汽油打谷機還算普遍。記得小時候收水稻,割稻、打稻,全靠人工,費時費力,效率極低。今時的山區割稻還靠人工,但打稻普遍從純手工、半自動過渡到了機械化,大大提高了收割效率。隨著,國家對山區農村交通運輸的投入,山區交通條件的改善,小型收割機的身影也現身在丘陵河谷地帶,“地利”不在是平原農人的“專屬”了。

       “人和”就是農人為收獲水稻既分工又協作。青壯年在稻田里收割水稻;婦女老人在家張羅豐盛的飯菜、晾曬稻谷;小孩也沒閑著,手拿竹竿驅趕谷場上偷吃稻谷的雞鴨、野鳥……為盡快將稻米早日送進谷倉,不管是田間地頭,還是谷場灶臺,堅守自己的崗位各司其職,默默地付出。對于山區的農人沒有了地利更多的靠“人和”來彌補。一家人、兩家人……互幫互助,割稻、打稻,將稻谷從山谷的稻田運到山腰的谷場,肩挑背扛,一步一步往上挪……

      老家地處山區,沒有平原的“地利”,但趕上國家的好政策,鄉村公路修通了。公路雖然沒有接到田間地頭,但也讓鄉親們告別了全程肩挑背扛的日子。父親駕著農用三輪車,載著收獲的稻谷,喜笑顏開地說:沒有這路,光靠咱爺倆兒肩挑背扛,不知要忙多久呢!是啊,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出臺了一系列的惠農政策,讓廣大農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公路村村通甚至家家通、互聯網、美麗鄉村建設……農人的生活越過越紅火!好年景好收成,即便烈日炎炎,拎著沉甸甸的稻穗,再苦再累,心里都是美滋的……

作者:張從彬 錄入:瀾野 來源:原創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網站地圖 | 在線留言 | 信息交流 | 網站投稿說明
  • 瀘州作家網(www.hn-ft.com)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錄
  • 主辦:瀘州市作家協會 站長:楊雪 總編:李盛全 名譽總編:剪風 副總編:周小平 羅志剛 總編室電話:(0830)2345791 法律顧問:劉先賦
    地址:瀘州市連江路二段12號五樓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備108081號
  • 遵义| 馆陶| 徐州| 厦门| 梧州| 咸阳| 巴音郭楞| 安康| 商丘| 金华| 宝应县| 海丰| 大庆| 普洱| 四平| 金昌| 义乌| 沛县| 雅安| 延边| 广饶| 舟山| 鹤壁| 梧州| 新乡| 涿州| 武威| 宣城| 葫芦岛| 海东| 安康| 改则| 信阳| 任丘| 肇庆| 灌云| 泰兴| 楚雄| 林芝| 遵义| 玉林| 定州| 岳阳| 东方| 毕节| 松原| 抚州| 南通| 南阳| 绍兴| 肇庆| 海安| 龙口| 泉州| 铜川| 万宁| 伊犁| 慈溪| 台山| 泗阳| 台州| 果洛| 大庆| 邯郸| 库尔勒| 江西南昌| 临汾| 三河| 包头| 日照| 怒江| 云浮| 张北| 宝应县| 寿光| 遂宁| 阿勒泰| 许昌| 巴音郭楞| 张掖| 黔西南| 长治| 泗阳| 云南昆明| 庆阳| 东阳| 鄂尔多斯| 青海西宁| 启东| 莱芜| 琼中| 定州| 抚顺| 南充| 萍乡| 鄂州| 诸暨| 塔城| 定西| 株洲| 许昌| 石河子| 通辽| 黄石| 哈密| 阳江| 六盘水| 东莞| 济南| 商洛| 喀什| 项城| 南充| 杞县| 霍邱| 喀什| 诸城| 宁波| 马鞍山| 乌兰察布| 遵义| 烟台| 庆阳| 庄河| 嘉善| 绥化| 邹平| 扬州| 泗阳| 梧州| 池州| 克孜勒苏| 阿拉善盟| 蓬莱| 烟台| 安徽合肥| 鸡西| 浙江杭州| 象山| 阿坝| 阿克苏| 山东青岛| 焦作| 汉中| 西藏拉萨| 松原| 天水| 三亚| 长治| 营口| 甘肃兰州| 仁寿| 宿迁| 临夏| 自贡| 金坛| 酒泉| 德宏| 白银| 牡丹江| 抚顺| 莒县| 鹤壁| 酒泉| 临沂| 宿迁| 瓦房店| 贺州| 石嘴山| 烟台| 包头| 凉山| 垦利| 淮安| 余姚| 博尔塔拉| 阿坝| 锡林郭勒| 博尔塔拉| 昆山| 山南| 山东青岛| 兴安盟| 涿州| 包头| 贵港| 淮北| 南京| 辽宁沈阳| 淄博| 图木舒克| 苍南| 荆门| 东阳| 孝感| 台湾台湾| 巴音郭楞| 燕郊| 铜川| 广西南宁| 朝阳| 枣庄| 嘉峪关| 萍乡| 阿里| 宣城| 定州| 阿里| 晋江| 淄博| 鹤岗| 改则| 平潭| 山南| 铁岭| 伊犁| 鞍山| 商丘| 北海| 厦门| 霍邱| 三门峡| 明港| 喀什| 海东| 宝鸡| 简阳| 赣州| 铜陵| 晋江| 牡丹江| 海南| 荣成| 牡丹江| 台湾台湾| 宜春| 仁寿| 锦州| 阳春| 新沂| 宁波| 保山| 山南| 亳州| 哈密| 瓦房店| 贵州贵阳| 常州| 临沂| 塔城| 大连| 昌吉| 延安| 桂林| 定西| 忻州| 甘南| 郴州| 石嘴山| 亳州| 任丘| 荆州| 济南| 武威| 日喀则| 定安| 溧阳| 济南| 张掖| 烟台| 清徐| 潍坊| 巴音郭楞| 湖南长沙| 辽宁沈阳| 江苏苏州| 盐城| 吐鲁番| 唐山| 杞县| 扬中| 吉林| 安康| 兴化| 灵宝| 曹县| 新沂| 长葛| 宜都| 象山| 许昌| 海南海口| 永康| 内蒙古呼和浩特| 博罗| 贵港| 百色| 衡阳| 正定| 七台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