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2auom"></option><sup id="2auom"></sup>
<acronym id="2auom"><center id="2auom"></center></acronym><acronym id="2auom"><small id="2auom"></small></acronym>
<acronym id="2auom"></acronym>
<acronym id="2auom"></acronym>
<sup id="2auom"></sup>
<sup id="2auom"></sup><acronym id="2auom"></acronym>
<rt id="2auom"></rt>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作品 >> 小說 >> 內容

奶 奶 (14)/瀘州.官國柱

時間:2011-04-30 9:07:02 點擊:

  核心提示:在老家農村呆了一年多,城里的武斗平息了,爸爸接我們回了城。四伯家來信,要奶奶去那兒。連來幾封信催促,奶奶下不了決心,我心里知道是為了我。我上初中了,學校在江對岸,住在那兒,與朝夕相處的奶奶分開了,每周六下午回家才能見到奶奶。初中第一學期署假,我高高興興回家,走到大院長門口,見奶奶坐在一邊石墩上背倚著...

在老家農村呆了一年多,城里的武斗平息了,爸爸接我們回了城。

四伯家來信,要奶奶去那兒。連來幾封信催促,奶奶下不了決心,我心里知道是為了我。

我上初中了,學校在江對岸,住在那兒,與朝夕相處的奶奶分開了,每周六下午回家才能見到奶奶。

初中第一學期署假,我高高興興回家,走到大院長門口,見奶奶坐在一邊石墩上背倚著石柱,在舒心地曬太陽。

這種時候,是奶奶最快樂的時候。

旁邊那棵黃桷樹,龐大得似把巨傘,嚴嚴實實為大門口曬太陽聊天的老人遮擋著。奶奶是院里受敬重的老人,院里的老人各自拿把蒲扇,圍著奶奶聽她敘叨過去的往事。

其實,那些往事都是當童養媳如何苦,做奶媽,洗衣服,睡豬圈,吃糠團,全是些舊社會比黃蓮還苦的深仇大恨。不過,也有漏嘴說錯話的時候,如有次說幫一個地主當奶媽,這家心腸好,沒有看不起“長年”,隔天給我們打“牙祭”,解放后分了他的田土,他日子不如從前,我還送兩升大米給他。

“長年”就是顧工,“牙祭”就是吃肉。

說到這兒,碧婆婆往往會打斷奶奶的話,插些革命的話阻止奶奶說下去。

碧婆婆是院里的居民小組長,生怕奶奶犯錯誤。

院門口這棵黃樹怪有人性靈氣的,每到下午五時左右就要“嘩嘩嘩”舞動起來,掉下一些老黃葉,老人們便自然散去各自回家煮晚飯了。

奶奶總是最后一個離開,總要去摸摸粗疙瘩狀的黃桷樹皮,總是拾起地下散落的葉子,總要挨家挨戶看看問問,然后才回家。

今天已過了老黃桷樹報點的時刻,奶奶還坐在那兒,不時摸摸石柱,就是摸摸長門,兩眼直盯著老黃桷樹。微風拂過,奶奶前額的銀發飄了起來,在陽光下一閃一閃的光亮,好看極了。奶奶站起身,不象往常是一只手輕輕摸摸黃桷樹,而是用顫抖的雙手緊緊抱著黃桷樹,眼淚掉了下來。

我輕輕走到奶奶跟前,她居然沒感覺,以往我還在上石梯,她就對聊天的老人們說:“我孫娃子回來啦!”

“奶奶”,我疑惑不解,“今天怎么了?”

奶奶轉過身,擦去眼淚,“沒啥沒啥。走,跟奶奶回家!

奶奶還是不忘拾起地上的樹葉,還是挨家挨戶看看問問。

這家說:“官婆婆,多來耍,”

那家講,“官婆婆,長來看我們呵!”

滿院子都在喊“官婆婆”。平時也這樣,我心里覺得奶奶挺有人緣,跟在奶奶身后簡直是種榮耀。

不管大人小孩,男的女的,只要有喊有叫,奶奶總是有喊必應聲,有叫必點頭,沖對方和藹地笑笑。遇上小孩扯奶奶衣角,奶奶還會給水果糖,經常是十多個小孩圍追著奶奶。

進門一看,一陣美味撲面而來,桌上放滿豐盛的佳肴,全家都坐著等奶奶和我。

我扶奶奶坐下,二話沒講,肚子里饞蟲早把心弄得癢癢的,拿上竹筷就大刀闊斧吃起來。

奶奶不斷往我碗里夾肉夾菜,嘴不停地說:“要聽爸爸媽媽話,好生些念書識字,做過有長進的人…”。

奶奶又向爸爸說:“娃兒長大了,在懂事了,你那怪脾氣也該改一改,不要動不動就打,打成殘廢傻子,還是你的兒,我的孫!

爸爸溫順地點點頭。

我第一次發現爸爸兇狠的眼睛濕潤了。

這一夜,我睡得特別安穩踏實。

第二天醒來,我枕邊放著奶奶“唱”的那本發黃的《增廣賢文》和四伯家地址的一個滿鼓鼓的信封。

我忙掏信封,抖出一疊大大小小的錢和糧票:五元一張,兩元三張,一元四張,伍角七張,貳角十四張,伍分硬幣二十一枚,貳分硬幣三十一枚,壹分硬幣二十枚,全國糧票半斤,省糧票一斤八兩,市糧票二斤一兩,面票六兩。

我心里明白發生了什么事。

奶奶要爸爸媽媽不告訴我她走的心思,也向院子里的人講了不告訴我她走的時刻。

我拿著奶奶的《增廣賢文》和奶奶留下的信封,還有那些錢和糧票,來到院子大門口,坐在奶奶昨天還坐過的石墩,望著那棵老黃桷樹,呆呆地發愣。

奶奶走了!

 

作者:官國柱 來源:瀘州作家網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網站地圖 | 在線留言 | 信息交流 | 網站投稿說明
  • 瀘州作家網(www.hn-ft.com)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錄
  • 主辦:瀘州市作家協會 站長:楊雪 總編:李盛全 名譽總編:剪風 副總編:周小平 羅志剛 總編室電話:(0830)2345791 法律顧問:劉先賦
    地址:瀘州市連江路二段12號五樓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備108081號
  • 台湾台湾| 鹤壁| 海南海口| 三明| 琼中| 阜阳| 临海| 简阳| 荆门| 临猗| 宜昌| 湘西| 新沂| 汉川| 宿迁| 改则| 张北| 平潭| 包头| 鸡西| 黔南| 资阳| 白沙| 迁安市| 启东| 鄂州| 义乌| 乐山| 单县| 陕西西安| 武安| 泉州| 果洛| 宜昌| 云浮| 渭南| 文昌| 武夷山| 延安| 内蒙古呼和浩特| 吐鲁番| 五家渠| 天水| 邹城| 宜宾| 大同| 海丰| 义乌| 洛阳| 大连| 德清| 乌兰察布| 泰州| 平潭| 溧阳| 漯河| 武威| 阿拉善盟| 台中| 安庆| 六安| 三河| 江西南昌| 无锡| 昌吉| 内蒙古呼和浩特| 山西太原| 眉山| 曹县| 襄阳| 襄阳| 神农架| 定州| 吐鲁番| 榆林| 醴陵| 燕郊| 海宁| 永州| 金昌| 阿拉尔| 霍邱| 宜都| 渭南| 江门| 天长| 常德| 海安| 鄂尔多斯| 垦利| 沛县| 荆门| 琼海| 呼伦贝尔| 项城| 锦州| 扬州| 贵港| 广西南宁| 如东| 象山| 濮阳| 龙岩| 钦州| 大庆| 广安| 大庆| 锡林郭勒| 白山| 宿迁| 昌都| 德清| 阿拉尔| 靖江| 鹤岗| 鄢陵| 淄博| 阜新| 营口| 益阳| 金华| 营口| 信阳| 阿坝| 台湾台湾| 禹州| 信阳| 七台河| 玉树| 安徽合肥| 通辽| 池州| 那曲| 汕头| 三亚| 忻州| 铁岭| 温州| 江西南昌| 十堰| 鹤壁| 邵阳| 黔南| 桂林| 湛江| 镇江| 晋城| 延边| 潍坊| 黄山| 北海| 衡水| 长治| 运城| 顺德| 乐山| 滁州| 乐平| 日土| 伊春| 漯河| 瑞安| 延边| 玉林| 惠州| 阿里| 姜堰| 瑞安| 遂宁| 台山| 扬中| 丹阳| 四平| 海北| 单县| 涿州| 慈溪| 林芝| 佳木斯| 济南| 迪庆| 株洲| 定安| 克孜勒苏| 万宁| 滕州| 金昌| 山南| 阳春| 蚌埠| 咸阳| 昌都| 博尔塔拉| 衡水| 新沂| 江苏苏州| 安徽合肥| 海安| 桐乡| 乳山| 张掖| 永州| 仁怀| 兴化| 文山| 鸡西| 乐平| 湛江| 德宏| 五家渠| 台北| 余姚| 图木舒克| 白山| 图木舒克| 琼海| 乌海| 连云港| 潍坊| 如皋| 长垣| 三门峡| 桐乡| 滁州| 燕郊| 毕节| 天水| 宜都| 百色| 台南| 新乡| 南阳| 临汾| 陕西西安| 台中| 昌吉| 河源| 黑河| 常德| 安康| 吕梁| 福建福州| 定西| 三门峡| 韶关| 白山| 如皋| 燕郊| 大同| 巴中| 聊城| 上饶| 德清| 黔东南| 保定| 辽阳| 长治| 南阳| 凉山| 衢州| 惠州| 景德镇| 朝阳| 淮北| 琼海| 青州| 云南昆明| 迪庆| 吕梁| 大庆| 昌都| 舟山| 任丘| 苍南| 慈溪| 阳泉| 怒江| 儋州| 黑河| 燕郊| 漯河| 菏泽| 白银| 巴中| 玉树| 本溪| 大兴安岭| 扬中| 台湾台湾| 澄迈| 义乌| 郴州| 哈密| 南京| 绵阳| 台山| 宿迁| 杞县| 淄博| 巢湖|